新闻动态

“中国历史第一城”如何实现遗址保护与原乡文化产业复兴?

“中国历史第一城”如何实现遗址保护与原乡文化产业复兴?
 
导语:近年随着建设新型城镇化导向,城市管理者水平提升以及原乡文化体验需求的增加,历史文化遗迹保护与改造、村落及原乡文化产业复兴成为关注热点。在规划领域文化遗存如何保护,如何实现文化与产业共振,村落如何融入城市的整体发展、如何挖掘成为城市新的活力区成为重要焦点。
 
陆道文创为“中国历史第一城”——西安周镐京遗址及周边区域提供概念性规划、区域开发策略研究报告编制等服务,旨在解决以下问题:
 
1、在国家级遗址镐京古城保护框架基础上进行大遗址保护创新思路的探索;
2、在遗址保护规划、文化产业规划、村庄改造规划、旅游规划等方面进行“多规合一”的整合;
3、对遗址范围内现状村落在美丽乡村建设方面如何体现文化与产业的共振;
4、村庄改造及产业培育如何在整体功能定位的控制引导下进行并个性化、差异化发展。
 
1
遗址的文化基因如何与原乡文化相结合?
遗址内部乡村的城乡一体化发展是遗址最好的保护手段
 
>>>> 遗址中的乡村在城镇化发展过程中成为被遗忘的角落
镐京遗址位于城市边缘区,虽未受到大拆大建的破坏,但村落的各种无序建设及周边生态环境影响巨大。遗址中的村落由于受到遗址保护的种种限制,村庄的发展进入了停滞期,环境脏、村庄乱、设施差,村庄产业环境和生态环境的持续恶化也成为了城市发展中的疮疤,村庄的发展诉求与遗址的保护成为越来越难以协调的矛盾,中国第一座城市遗址和散落其间的村庄成为一个被遗忘的角落。
 
>>>> 遗址中乡村的历史也是遗址文化资产的重要组成部分
镐京遗址的遗存基本位于地下,现有地面的村庄与农田环境虽不能真实的反映西周时期都城的环境特征,但也是历史遗留下的印记,村庄的名字、村庄的传说、村庄环境都与历史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它们是遗址文化重要的组成部分,是乡愁文化重要的载体。
 
>>>> 村庄产业重塑能实现乡村跨越式发展,更有利于遗址保护
规划以遗址公园的形态将镐京遗址与现有农业空间相结合,划分成若干的保护大单元,每个保护大单元下又划分成遗址保护单元、非物质文化单元、村落单元三个组成部分,针对每个大单元的文化及遗址特征来引导产业的培育及村庄改造的策略,使得既有效保护了遗址本体,又使周围的空间环境和产业发展得到有效的控制,从而能实现历史观、生态观、价值观形成一致性的发展目标。
“中国历史第一城”如何实现遗址保护与原乡文化产业复兴?
 
保证遗址内部空间环境的真实、完整,才能更深刻的体现文化的内涵
 
镐京遗址内部的考古点、村庄、农田都是镐京遗址文化重要的载体。遗址文化更多的是通过考古研究、博物展示来体现,但在地下遗迹尚未完全发掘的状态下,通过内部空间环境营造,展现镐京文化内涵是重要的途经。遗址周边农业用地边界不变条件下引导都市农业发展,村庄结合遗址和遗址发掘进行动态的文化小镇改造建设,随着遗址文化和非物质文化不断出新,特色小镇文化产业培育及村庄改造也源源不断的获得新的内涵,成为最具有独特底蕴的镐京古城历史记忆与原乡文化产业的融合。
“中国历史第一城”如何实现遗址保护与原乡文化产业复兴?
 
从遗址外部环境出发,延续原有空间结构,发展与遗址文化、原乡文化相关的产业
 
历史上丰镐二京遗址是一个完整的文化载体。镐京遗址应在顺应城市整体空间发展轴线的格局下延续“一都双城结构”,与丰京遗址、昆明湖形成整体发展态势。提取原有镐京都城形成的三大核心空间要素“城、田、水”,与现代的城市空间相结合,成为区域空间结构、产业布局、生态机理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外围空间发展与镐京遗址文化及原乡文化相关的文化休闲产业,结合南部的昆明湖发展度假休闲产业、特色养老养生产业等,全方位展示其文化内涵。
“中国历史第一城”如何实现遗址保护与原乡文化产业复兴?
 
2
原乡文旅产业如何在满足大遗址保护的基础上发展与运营?
规划实施需协调考古遗址、房屋改建、村民利益、环境的整治等众多问题
 
镐京遗址开发运营的关键是如何在保护的基础上引入适度的产业来平衡相关利益者的权益。镐京遗址将对现有村庄进行改造,形成体现镐京精神的文化小镇,同时利用现有农业基础发展都市农业,提升居民的参与意识与公共精神,引导企业进入或与村民共同发展。
“中国历史第一城”如何实现遗址保护与原乡文化产业复兴?
 
镐京文化众多,既要选择出具有代表性的镐京文化载体,又能从产业上将文化的内涵集中演绎并展示。六艺文化融合儒家文化延至今,其文化精神在现代文化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本次规划以六艺为文化载体体现镐京文化的内涵,打造以“文化礼仪、艺术交流、运动竞技、管理驾驭、启智教育、智慧文博”为精神的六大产业集群,与现有村庄结合形成文化产业型小镇。
  “中国历史第一城”如何实现遗址保护与原乡文化产业复兴?
 
  斗门礼仪庄园小镇  
打造一个注重“道德修养、法制观念、自我管理、礼仪文化”等内涵,弘扬中华民族礼仪之邦传统美德的周礼文化传承庄园。此小镇采用“政府+公司+农户”模式。这一模式其实质是政府引导下的“企业+农户”。由镇政府和旅游主管部门按市场需求和全镇旅游总体规划, 确定开发地点、内容和时间,发动当地村民动手实施开发,开发过程中政府和旅游部门进行必要的指导和引导 。当地村民或村民与外来投资者一起承建乡村旅游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旅游经营管理按企业运作, 利润由村民和外来投资者按一定比例分成。
“中国历史第一城”如何实现遗址保护与原乡文化产业复兴?
  “中国历史第一城”如何实现遗址保护与原乡文化产业复兴?
 
  白家庄乐章艺术公社小镇  
以六艺中“六乐”为主题的乐章艺术公社,集“音乐鉴赏及乐器演奏、戏剧表演及舞蹈”等陶冶情操、洗涤心灵的艺术修养之大成,同时也形成西安艺术交流的空间。
 
  花园拓展竞技营小镇  
挖掘六艺中“五射”体育竞技精神,在花园村打造以“培养技能,养成健康理念;传授学习竞技之道,全面提高身体素质和团队合作精神”的拓展竞技营。
 
这两个村落采用“公司+农户”模式,通过旅游公司的介入和带动,吸纳农民参与经营与管理,利用社区农户闲置的资产和富余的劳动力,开发各类农事活动,展示真实乡村文化。地方政府帮助现有村庄引入外来投资者成立旅游公司,由企业投入巨资对旅游地进行规划建设,独立开发经营旅游经济活动。获取旅游经营利润的旅游企业在开发建设中对征用土地进行经济补偿,招收村民进入企业工作,并根据经营获利情况给予社区居民一定的利润分红。
“中国历史第一城”如何实现遗址保护与原乡文化产业复兴?
 
  “中国历史第一城”如何实现遗址保护与原乡文化产业复兴?
 
  
  落水文化精英聚落小镇  
再现六艺中“五御”管理领域的“驾驭学”,在落水村打造以“企业管理培训、精英商务交流”为主导的落水精英集聚谷。落水村采用“村集体”模式,村集体对旅游开发经营进行规范和管理,组织村民自愿参与村集体开发经营的旅游休闲项目,而将餐饮及其他旅游服务交由村民自主开发和经营,村集体开发经营的旅游秀休闲项目以乡村社区中的农户为单位自愿参加。利益按参加农户平均分配村民自开发经营的旅游项目必须接受村集体的监督和管理,遵守村规民约的规定。
“中国历史第一城”如何实现遗址保护与原乡文化产业复兴?
  “中国历史第一城”如何实现遗址保护与原乡文化产业复兴?
 
  北常启智教育谷小镇  
重六艺中“六书”文化知识教育,在北常村打造以“启智教育、国学教育、文化交流”为主导的北常启智教育谷。北常村采用“公司制“模式,引进组织结构成熟的公司经营,政府和集体在具体开发利用中不参与。所有权和经营权归公司,农民以个人身份加入,以劳动获取收益,以公司形象进行旅游开发和经营活动。参与者主要为公司投资,公司受益,农户是靠提升农产品附加值以及参与经营获得利益。
“中国历史第一城”如何实现遗址保护与原乡文化产业复兴?
“中国历史第一城”如何实现遗址保护与原乡文化产业复兴?
 
  官庄智慧文博天地小镇  
升华六艺中“九数”自然科学和理性思维内涵,融入现代智慧科技,打造集“文博会展、智慧旅游、数字科技”等功能的官庄智慧文博天地。官庄村采用“政府+公司”模式,是“公司+农户”的延伸模式,公司一般不与农户直接合作,而是通过村委会组织农户参与,由旅游公司来组织服务培训及相关规则的制定。公司负责资金与技术以及培训的投资,村委会负责将农户的闲散的资金与设备收集与整合,当地居民从经营旅游服务所获得的旅游收益却可以大大高于景区的旅游收益,当地社区村集体和居民获得了丰厚的旅游利益。
“中国历史第一城”如何实现遗址保护与原乡文化产业复兴?
“中国历史第一城”如何实现遗址保护与原乡文化产业复兴?
 
 
3
结语
陆道文创认为:随着中国经济的进入快速发展阶段,文化的需求摆在了一个相对重要的位置,但是区域经济的发展与大遗址保护的矛盾比较突出,大遗址的保护与开发仍然面临很多的问题,政府的支持、资本的参与、旅游开发的强度、配套法规的健全、大遗址保护的理论与技术支撑的完善,都需要全社会进一步的探索。大遗址自身的发展也需要转型,从单一的保护向立体保护、综合保护、多元投资的转型,形成一种全民参与的社会机制,我们的遗址文化才能不断的流传与延续。
 
陆道文创•原乡计划
 
■ 践行无边界理念的“农业+旅游+文化+资本”全产业链模式
“中国历史第一城”如何实现遗址保护与原乡文化产业复兴?
 
提供美丽乡村建设因地制宜的“定制服务”
  “中国历史第一城”如何实现遗址保护与原乡文化产业复兴?
 
■ 陆道文创资源为“原乡计划”一键启动
  “中国历史第一城”如何实现遗址保护与原乡文化产业复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