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李春浩:新与旧的搭配形成城市文化脉络

Archina专访DAO陆道设计规划事业部总经理 李春浩

媒体:Archina建筑中国网、《建筑中国周刊》
时间:2014年3月4日
受访人:李春浩 DAO陆道设计 规划事业部总经理
记者:李园园

Archina专访DAO陆道设计规划事业部总经理李春浩

 

城市的快速发展给居住于此的人们带来了更为舒适的生活空间,然而,许多城市的文化和历史也随着新建筑的出现逐渐消逝。李春浩先生拥有22年的城市规划经验,在本次专访中,他从规划的角度为我们解读了如何在快速发展中传承城市文脉。


 
《建筑中国周刊》:您有着22年的规划经验,您认为文化在城镇规划中应如何体现?

 

李春浩:城市在自身的形成、发展过程中,形成了自己的城市文化。这些城市文化是这个城市的地理气候条件、历史、人口、经济等众多人文因素水到渠成的产物。这些文化特征会顺理成章地在城市型制、空间、肌理、景观、建筑、色彩等反映出来。比如上海的石库门,苏州的园林,北京的胡同、四合院,这些都是地方文化从建筑和规划上的展示。随着城市的发展,文化不断进步,但这种进步是在继承的基础上的提升。这就是城市文脉的传承和个性特点,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建筑中国周刊》:能否谈谈中国文化规划、文化建筑的现状?

 

李春浩:中国的城市规划和建设可以用波澜壮阔这个词来形容。在这个过程当中产生了很多优秀的城市作品但是也存在了一些问题。
 
首先是出现了“千城一面”的情况,过多地追求经济发展的速度,注重现代化、国际化,加上一些地方的长官意识,开发商行为等等,促成了城市的快速成长,盲目扩张。这样的现状使得在外回家的游子一下就迷失在自己故乡的街头,感到迷茫。实际上这种迷茫在一定程度上是这个城市本身文化的迷失。
 
另一个现状是具有传统文化底蕴的社区衰落。这些社区或者年久失修,或者公共设施服务配套不够,使得老的城区和村镇面临着一些在城市发展的过程中被遗忘或者被弱化的尴尬局面。可以通过腾笼换鸟,或者老瓶装新酒这种方式让老城区有新的生命力,这样文化才能延续,城市才能持续发展。


 
《建筑中国周刊》:从规划的角度出发,您认为文化对于城市和建筑有什么影响?

 

李春浩:每一个城市的气候、地理位置各方面因素的不同,都有自己的特点。所以我们在做不同的规划和设计的时候,就是要抓住这些地域、传统的特点,落实到我们的规划和建筑当中去,有些是通过轴线,有些是空间的开合变换,有些是对城市中原有古迹和遗留场所的尊重,形成了我们城市空间的大的脉络,在这个脉络当中,再加上刚才所说的具有地方性特点的建筑,就会形成一个具有地方性特色的城市设计和建筑设计。


 
《建筑中国周刊》:文化建筑近年大热,您认为这背后体现了怎样的市场需求?

 

李春浩:从大的环境上来讲,从去年召开的十八大会议,到2013年的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在政策层面上给出了一个非常好的信号。从市场层面就更加明显了,其实早在2009年的时候,我们的政策就已经提出来跟文化相衔接的旅游地产就是一个重要的产业支柱。据不完全统计,到目前为止,在整个市场上,每年有接近一万亿投资。所以我觉得不管是从政策层面也好,还是目前市场需求层面也好,是非常值得期待的一个局面。


 
《建筑中国周刊》:这对建筑设计行业带来了哪些机遇和挑战?

 

李春浩: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更应该恪守设计师的职责,尊重文化。反映在我们的具体工作中就是要做一些比较务实的规划,通过对项目全面的分析,去深切理解地方和民族的特点,将其反映在规划当中来,而不是拍脑袋盲目的设计。规划师应从专业的角度上进行更宏观的设计,而不是一味尊崇地方长官,或者开发商个人的意愿,这是对于设计师本身职业的一个要求。

 

《建筑中国周刊》:这对设计师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要深入了解地方文化才能避免“千城一面”的现象。

 

李春浩:是的。我们从横向上来看,国外很多城市,比如法国巴黎、日本东京等城市,既是城市建设的大都市,又是经济的中心,还是时尚的据点,同时也是文化的大都会。这些城市依然保持了非常宝贵的历史性建筑,新与旧的搭配,现代与传统的搭配,反而使得城市从宏观上看上去有了一路走来的文化的脉络,这就是城市的文脉。


 
不管是规划师还是建筑师,在学习西方规划和建筑理论的同时,更要学习他们对于历史和文化的尊重态度。

 

《建筑中国周刊》:您认为中国城市文化规划和文化建筑需要注意哪些问题?

 

李春浩:首先,城市规划和建筑要有一个相对完善的法制法规体系来确保对城市文脉的尊重,避免一些打着文化的旗号进行圈地开发,在文化保护区内进行乱搭乱建的行为,避免举债造城,实行城市的文化快餐。
 
第二,政府应该给予具有文化底蕴的城区和乡镇一些支持和改善。比如基础设施的完善,与市场的对接或者是新的活动的植入,都会是一个很好的促动。
 
另外,我们也要尽量避免非本土文化的粗暴的植入,一些不合当地时宜的外来的建筑会因为水土不服面临一些尴尬和困境,我觉得这些都是在文化上的粗暴,不合时宜的做法。
 
我们应该在发展过程中规避这些问题。我们的文化也不是一味的墨守成规,还要跟着时代的步伐不断纳入新的内容,让它充满时代的色彩,让文化有传承和发扬。


 
《建筑中国周刊》:您认为中国城市未来的发展方向是怎样的?

 

李春浩:我觉得经过了一轮大规模快速的发展,城市发展慢慢会归于理性,目前来说我们对于文化的尊重和重视也反映了这方面的诉求,因为文化是城市的灵魂,是城市的根,有了文化作为内涵,这个城市才会更有特色,才会有自己的生命力。所以从这个层面上讲,我觉得慢慢会有更好的新的作品不断涌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