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解读成功的中国HOPSCA

媒体:《建筑中国周刊》,Archina建筑中国网

 

时间: 2012824

地点: DAO国际设计集团办公室
受访人:William Koetting DAO国际设计集团设计总监
记者: 顾茹彬
 
 
William Koetting,曾担任DLR集团/WWCOT中国地区设计总监,JAO国际设计机构设计总监,现任DAO国际设计集团设计总监,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兼具设计能力及施工质量管理的优秀建筑设计师。30多年的项目经验成就了他对各种建筑类型的精准把控,更奠定了他对城市综合体全面深刻的领悟。
 
建筑中国周刊》:请问您是什么时候来到中国做项目的?较之美国,中国市场带给您最深的感触是什么?
 
William Koetting我来中国已经四年之久,在北京待了一年,其余三年是在上海。实际上,我不只有在美国的建筑经历,我所做的项目遍布全世界。在中国的这四年让我感觉中国建筑界的市场相比世界其他任何国家都要大,不仅体现在它的建筑规模,还体现在它所使用的材料性质、发展速度以及投入资金等方面。
 
《建筑中国周刊》:DAO国际设计集团是一家非常优秀的企业,您当初是如何与它结缘的?
 
William KoettingDAO在建筑界可谓赫赫有名。当时我是美国建筑师学会(American Institute of Architects,AIA)的会员,在与其他会员的交流中了解到了这家公司。之后我见证了DAO的一路发展,它有着国际背景,发展很快,最吸引我的是:它不只是做概念设计,还有很多真实项目案例。
《建筑中国周刊我们了解到您过去主持过不少综合体项目,您是如何定义HOPSCA的呢?
 
William KoettingHOPSCA是中国1990年后产生的新兴名词,和国际上的含义略有偏差。它由6个单词缩写组成,但又并不仅仅由这六样东西组成。事实上城市综合体的内涵非常丰富,它包括一个建筑空间的各方面。单单在一个酒店式公寓旁边建一个购物中心,或是在一片住宅旁边做一个SOHO办公楼……这些都不能完全称得上是综合体。
 
要透彻理解认识HOPSCA的含义是要花一些工夫的。所有的城市曾经都是一个综合体,HOPSCA就是一个可以在里面生活、工作、娱乐,做任何一切24小时都可以做的事情的空间。就上海来说,上海是一个大城市,现在有2000多万的人口,当它曾经只有2000个人口的时候,它就是一个小型的综合体。
 
随着全球经济的发展、城市的不断扩张,我们难免会随之产生一些新的想法,例如为什么我的家在这里却要长途跋涉到另外一个地方去工作。现在,随着HOPSCA慢慢的流行起来,我们把生活、娱乐等等人类行为全部集中到了一起,这样可以大幅度提高我们的效率。
 
《建筑中国周刊》您认为DAO在城市综合体上做的比较成功的秘诀是什么?
 
William Koetting因为一种由始至终的全局掌控,包括了从策划、预算,一直到施工、管理。这种从头到尾的完整服务,也正是它与众不同的地方。
 
《建筑中国周刊》:您比较倾向与什么样的业主合作?
 
William Koetting我个人比较倾向于睿智型的,这样的业主会信任其他领域的专业人士,也会乐于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本来任何一个发展项目都免不了多方协助,若业主愿意在开始之前向设计师咨询,在全方位加深了解,对项目的后期和整个制作过程都是很有帮助的。趁此机会我想呼吁业主能全身心地信任他的设计师,让双方得到尊重,最终业主也能够达到自己的期许。
 
《建筑中国周刊》:那么合作中您是否遇到过一些问题呢?您又是怎么应付的呢?
 
William Koetting从在中国的项目经历以及过去跟业主的交流中,我确实碰到过一些问题。因为大部分的开发商都是成功人士,可能正是这种成功感导致他们追求对一切的掌控。但毕竟人无完人,再成功的开发商都不可能有面面俱到的专业知识,所以建筑师们通常希望开发商能够更多地去依赖他们的专业能力。不过总的来说,这些小问题通过沟通和磨合还是可以克服的。
 
建筑中国周刊》:从过去的作品中不难发现,您非常擅长非技术层面的生态设计和规划。可否介绍一下我们应该如何通过对CBD内综合体的合理设计,从而助推城市的生态效应呢?
 
William Koetting很多人觉得“生态”即是绿色和自然。在字典里,“生态”是指一个有机体和其周围环境相互作用的关系。我个人觉得“生态”包括两方面,一是人类环境,二是全球环境。
 
就人类环境来说,包括我们人类的情感、思想以及周遭氛围,其中情感占据了举足轻重的分量,比方走在一条街上,你身体经历的感受,周边环境对你心情的影响……这个过程中建筑带给人们的是最直观的感觉。所以人类环境中的生态不单是绿色和自然,更是有机体与自然的融合。人类环境对HOPSCA无疑具有很高的要求。
 
再扩大到全球环境中,这里的生态势必要联系到空气污染、气候变暖、能源再生、雨水利用等等。从这个更高的层面对HOPSCA进行理解至关重要,它的任务就是把大城市的诸多功能集中在一个相对浓缩的范围里。
 
《建筑中国周刊》:您是如何看待城市综合体在各个城市间的高速复制,如何协调它与不同地域文化的关系?
 
William Koetting打个比方,就像一个大家庭里面有很多兄弟姐妹,每个兄弟姐妹都有不同的想法。HOPSCA在不同城市的发展也是如此,你不可能让每个地方都有同一种城市综合体、同一个中心。这毫无意义,一定要区分开,让每个地方有每个地方的区域特征。
 
建筑中国周刊》:这么说,您来到中国工作,应当已对中国的地区文化有了比较深厚的了解?
 
William Koetting之前很多人问我为什么来中国?你对中国的文化到底有没有了解?其实,就因为我是外国人,所以很多时候我对中国人的文化可能比他们自己还要了解。比如对于上海,可能我所知道的就比你多,因为一个外来人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一定会去看去学,我会好奇这个事情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这样想。而你们从小生活在这边,所经历的每一件事都是理所当然的,也就不会再有刨根问底的需求了。事实上。过去的四年,我每天就像在学校里一样,时刻接触着新鲜的事物,好奇心和求知欲驱使我去弄懂中国的文化。因此,现在我可以很骄傲的说,我对中国文化还是有相当的了解的。
 
《建筑中国周刊》:DAO的设计非常多元化,未来会不会发展一种主打项目类型?这两年的市场转向下,综合体项目是否可能成为DAO下一阶段关注的重点?
 
William Koetting通常来说,作为建筑设计公司,它所提供的服务都是以客户的需求为导向的。从这几年政府发布的数据来看,70%的土地用于商业,30%用于住宅,在国外,这组数据恰好相反。所以,中国的大趋势还是发展商业性建筑。对此,我们当然不会逆流而行,今后我们会将大部分精力专注于商业方面的发展,但同时也保留其他部分。让服务建立在客户和中国市场需要的前提之上,随着中国的大环境而前进。